华讯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华讯在线 首页 文化品鉴 艺术家 查看内容

面具色彩 写意人生:访天水鸿盛社秦腔脸谱第四代传人王贵林

2013-10-28 11:10| 发布者: huaxunadmin| 评论: 0|来自: 天水日报

摘要: 今年3月,在第三届甘肃民间文艺“百合花奖·首届学术理论奖暨终身成就奖”评选结果揭晓中,天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王贵林发表的论文《天水鸿盛社脸谱地方文化品牌的开发研究》获得优秀奖。 王贵林是天水秦腔鸿盛社 ...
    今年3月,在第三届甘肃民间文艺“百合花奖·首届学术理论奖暨终身成就奖”评选结果揭晓中,天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王贵林发表的论文《天水鸿盛社脸谱地方文化品牌的开发研究》获得优秀奖。


      王贵林是天水秦腔鸿盛社秦腔脸谱的第四代传人。

      说起鸿盛社脸谱,不得不提及天水秦腔鸿盛社。具有百年历史的天水秦腔鸿盛社,原名西秦鸿盛社,组建于清咸丰年间,是甘肃历史悠久的秦腔班社之一,在西北享有较高的盛誉,被戏曲专家誉为“甘肃南路秦腔”的代表,鸿盛社流传下来的独特的剧目、唱腔、曲牌、脸谱都是宝贵的文化遗产,其中尤以脸谱最为珍贵。鸿盛社花脸戏较多,重台架,讲特技,唱腔丰富,有大量剧目、曲牌,脸谱更是独具一格,其剧目中净角脸谱人物至少在600幅以上,数量之多,全国殊少。

      王贵林虽然从小学习绘画,但对于戏剧知识和戏剧脸谱的绘画所知甚少,所知所闻只限于从大人看过庙会后的点评和农村搭台唱戏时凑一凑热闹的经历。1993年,王贵林和鸿盛社第三代传人李映东先生的外孙女喜结良缘,也许,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从此便会与戏剧脸谱结下不解之缘。随着看望李映东先生的次数增多,王贵林对戏剧的认识也就日渐丰富,喜爱美术的他被那些色调丰富的人物脸谱艺术深深吸引。当时,李映东先生已七十岁高龄,而他的脸谱绘画艺术还未向任何人传授。自古民间技艺的传承沿袭着传男不传女、传女不传外的习俗。王贵林这个外孙女婿在世俗的说法中,更是外上加外。当王贵林试着提出要学画脸谱时,李映东先生却欣然答应了。此后的近十年间,王贵林一直跟着李映东先生学习秦腔脸谱的绘画。

      李映东先生在教授王贵林脸谱绘画技艺的同时,更是根据不同人物脸谱给他“说”戏。

      王贵林至今清晰地记得,李映东先生教授他时所说的话:画脸谱主要体现人物性情,用笔要大气而不粗糙,才能传神;用色要纯正不艳俗,才能鲜明。脸谱的谱式套路虽然是一样,但内容却在于自己对戏剧人物的心灵把握,只有在熟读研习剧本之后,这种把握度才越来越准确,达到“遗貌取神”的效果。

      脸谱是戏曲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外形美妙,还包容着深厚的文化内涵,是戏曲艺术与观众进行对话的一处极富表现力的文化语言,也是创作者、表演者对戏曲人物的理解,与当地的民族文化习俗、生活习俗形成的一种共鸣,成为提示戏曲人物历史、性格、命运、情感等方面的重要手段。王贵林说,画脸谱讲究程式性,要求“人可貌相”、“知人知面就知心”,观众才能认可,否则,就是画得再花哨也无用。作为甘肃南路秦腔的代表班社——天水鸿盛社,净角脸谱造型经几代艺人的传承创新,逐步形成了古朴大方、粗犷豪放的风格,渗透着西北人耿直爽朗、慷慨好义的性格和淳朴敦厚、勤劳勇敢的民风,具有很高的艺术感染力。这些脸谱主要集中在《封神演义》《三国演义》《列国》等戏曲人物当中,其中,三国蜀汉大将军姜维的脸谱已成为中国的保留脸谱之一。曾有人将几幅脸谱寄给京剧大师梅兰芳,梅老先生评价很高,后将其刊印在《人民画报》上;著名京剧脸谱专家双起祥也称之为“不可多得的艺术佳品”。

      二

      在十年的学习创作中,王贵林对鸿盛社脸谱的特征、分类,颜色的配搭,线条的粗细,表达涵义等都一清二楚。他发觉鸿盛社脸谱这个地域文化特征鲜明的天水传统文化,却少有文字对它进行记录和理论上的研究,只以口耳相传和道具的形式流传下来。随着年代的久远,天水鸿盛社脸谱有濒临失传之虞。就他们的家族而言,除了王贵林得到了李映东先生的亲身传授,其他子女因种种原因也未能完全继承李映东先生的戏剧艺术。

      2004年,李映东先生去逝后,留给王贵林的不仅仅是未能挖掘整理的艺术珍宝,更多的是一份传承创新的责任。

      2006年10月,在王贵林的奔走努力下,“天水鸿盛社脸谱研究中心”经天水市文物出版局批准成立,王贵林出任研究中心主任,为系统、持久地收集、整理、研究鸿盛社脸谱艺术性、推广性、开发性进行研究创建了阵地。同年,“天水鸿盛社脸谱”被市政府列入全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研究中心成立后,王贵林深入到我市五县两区各乡镇,上兰州、定西等地多次进行调研、寻访,在不断充实鸿盛社脸谱的同时,挖掘整理了鸿盛社的历史、剧本、曲牌艺术,王贵林为研究中心制定了长远的工作计划。2007年11月,研究中心在市文化馆承办了天水鸿盛社脸谱书画展,除展出几百幅精美的鸿盛社脸谱外,还展出了来自兰州、定西、平凉、天水等地的书画名家以介绍、宣传天水鸿盛社历史、脸谱为主题的书画作品,内容丰富,形式多样。

      2008年,天水鸿盛社秦腔脸谱列入甘肃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三

      有着百年文化积淀的天水鸿盛社演出范围主要在天水和陇南一些地区,演员、观众大多数是当地人,其脸谱艺术无疑会烙上当地的民风民俗和人文文化的印迹。体现在其“造形”上,它常常选择某种物象作为象征人物的特殊标志。如它有很多用天水伏羲文化中的太极、八卦图来表现封神、三国等戏曲人物脸谱,其中姜维的脸谱造型已成为京剧的保留脸谱,也被其它剧种所借鉴;有的采用与天水出土的古老青铜器皿一样的饰纹,以显示人物如青铜器般霸气、威严,富有力量;有的使用古彩陶器纹样,以显示人物感想、致雅风格;还有以当地民间传说来设计的,如传说钟馗才华过人,但因相貌丑陋而落榜,一气之下,撞柱而亡。在民间他既是福寿星的代表又是捉鬼壮士,其脸谱以绿色为底,饰纹以红色为基调,脑门正中写“寿”字,周围布五个象形的蝙蝠,寓意“五福临门”“福寿双至”,这种写意的手法并非仅仅象征他侠义刚烈、驱邪镇魔的性格特点,更多地寄寓了劳动人民美好的愿望。

      再从其用色上看,鸿盛社脸谱对比强烈,繁而不杂,艳而不俗,与本地民族传统对颜色象征意义的认同上十分贴近,富有浓郁的民间情调,其文化意味,已成为人们潜意识中的审美习俗,代表意义已非个人意志所能改变。如本地群众对红白文化意味最为浓厚,红色表示着吉祥、喜庆、幸福,用于净角人物的有关羽、黄飞虎、姜维等,象征忠义、耿直、威严;白色是丧色,表示不吉利,用于曹操、严嵩、贾似道等净角人物,表现身为高官而也心发奸诈、谋权专横。

      王贵林说,听老人们讲,以前鸿盛社在外演出时,许多地方有“拓脸谱”的习俗,即观众在演出结束后,用麻纸将扮演的王灵官、关羽、钟馗等类角色的脸谱拓下来,放在小孩身上用以辟邪。不难想象,若鸿盛社脸谱不按照当地民俗文化去“造形”和“用色”,就不可能有它的独特性,或者说观众没有对各种造型有根深蒂固的认同,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像“拓脸谱”这种习俗的。

      戏曲脸谱“粉墨青红,纵横于面”,具有浓郁的装饰性。这种带有高度装饰性的化妆艺术,对人物性格有高度的概括能力,使形象更具感染力。鸿盛社脸谱的图案装饰性非常突出,它把现实生活中的某物拿来“塑形”,通过大胆象征和和法,用色彩、线条巧妙地组织、归纳成一定“谱式”的图案,以象征、寓意的表现形式,达到“遗貌取神”的效果。鸿盛社脸谱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形成了泰山眉脸、狼窝子脸、象形脸、神怪脸、整脸、碎脸、阴阳脸、圈圈子脸、切末子脸、巴巴子花脸、小花脸等众多特有的谱式。它们都有约定俗成的性质,常看戏的观众一看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产生丰富的联想,帮助观众理解剧情和人物性格、情绪、心理等,增强演出感染力。鸿盛社脸谱的勾画笔法由中国书画而来,其中有书法的“永字八法”,也有绘画的“十八描”,还创造了颤笔疙瘩描、兰叶卷尖描、火焰描、花瓣双色描等勾画技法。各种谱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具体实践中是千变万化的,“一人多谱”或“一谱多式”同样存在,如包拯、方腊等的脸谱都随年龄、剧情的变化而变化。而要把谱式勾活,就要求演员根据自己的脸型、表演特色和所演人物外貌、性格特征,将勾脸谱的线条纹理与面部肌肉神经相吻合,使脸谱与表演有机结合在一起,所谓的“勾脸能变形”指的就是这个道理。最特别的是,鸿盛社脸谱中大量使用粘脸技术,即先用棉花做成各种样式的胡须和眉毛,以及寿桃、油灯、猗角等物件,等演员勾好脸,然后将它们粘在相应的部位,凸显立体效果。如《过玄关》的王灵官、《郡仙阵》中的老寿显、《过沙江》的龙王等,此法在甘肃秦腔各家各派中是绝无仅有的。鸿盛社脸谱中还有许多独特的变脸技巧,与大家熟知的川剧变脸截然不同,是集艺人们的智慧和多年舞台经验锤炼而成的,如吹粉、上丽子、抹油脸、心画脸等,都可将原有脸谱在瞬间改变。

      四

      采访中,王贵林深深地叹息,现在鸿盛社脸谱还仅仅停留在舞台艺术观赏效果上,没有融入到老百姓的生活当中去。尤其是现在戏曲市场条件不够,本地现在的秦腔多具有陕西秦腔的特色,脸谱更趋向于京剧脸谱,而鸿盛社脸谱艺术只呈现在纸上、画册中。作为戏曲脸谱艺术,不能出现在舞台之上,是深深的遗憾。

      王贵林感触颇深的是,在市场大环境下,各地对本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加大了保护和传承力度,一些地区对本地剧种脸谱的开发已由舞台艺术转变为民间美术,运作到市场中去,使人们更为熟知,知名度越来越广。比如,西安大雁塔北的脸谱公园,就有众多代表陕西的皮影灯箱、秦腔脸谱、剧本人物雕塑等;上海的世纪公园内的脸谱园艺塑型,绍兴公园内处处都能看到戏曲脸谱造型。有些城市已经将当地的显著的特色非物质文化运用到城市建设中,作为城市标志性雕塑、建筑物。这些年,王贵林在外游历的地区越多,这种脸谱艺术还只局限于家族亲属之间传承的遗憾就越来越深。

      在王贵林的家中,记者看到几个独特的脸谱载体——蟹壳。这是王贵林偶然间迸发的创意。他说,可惜蟹壳这种东西太少,而且不是天水的特产。如今,王贵林闲暇时间都用在了研习剧本,揣摩剧中人物角色上,他一方面要将李映东先生留下的净角脸谱补充完整,一方面,他也正尝试用书画的各种形式,将鸿盛社脸谱再现出来。2007年,为了鸿盛社脸谱展,他曾绘制了两幅20多米140多个脸谱的长卷,在当时取得了不错的反响。这几年间,王贵林又创作了四十多幅脸谱画作,十几柄扇面脸谱画作,整理补充了鸿盛社遗留下来的一些剧本和角色,准备将各个剧本中经典人物脸谱出册成集,以便后人学习和传承。他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因为没有得力的帮手。

      为了使鸿盛社脸谱更广泛地为人们所熟知,王贵林一直在寻找一种将其广度推向市场的载体,可惜至今未能寻找到既能很好地勾画脸谱又能代表天水特色的载体物。他当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筹措资金,将鸿盛社的剧本和脸谱出册成集,将鸿盛社脸谱从舞台艺术开发运作到市场上去,使更多人了解它,熟知它。

      随着社会科技的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些技艺的消失成了全社会普遍问题。天水市科技局就曾邀请了有关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对天水市鸿盛社脸谱研究中心承担的科学研究课题进行研讨和评审,希望鸿盛社古老而全新的戏曲技艺能够源远流长。在王贵林看来,要学习脸谱艺术必须具备两个条件,首先要是热爱戏曲艺术,其次要会美术,要懂得比例的分配以及色彩的关系。要找到既能沉心于戏剧研习又能倾心于脸谱绘画的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网站介绍|杂志合作|广告合作|网站招聘|联系我们|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3 华讯在线 版权所有 陇ICP备17006177号

回顶部